Kzmarea

开学就跟死了一样,文风肉麻,圈地自萌,感谢关注。

斯巴安x桃子|Shangri-la Shower|



斯巴安第一次看见桃子是在下午三点半。


在如月车站中,那日正是难得的好天气。
天空无边无际,像最自由的画家无拘无束地洋洋洒洒挥笔落就一片广袤的湛蓝。

身处于什么季节他也说不上来,辗转了那么多的世界,看见过那么多云的迁移和日落日升,他早就忘掉了在最初的那个世界的天干地支——要是按照碧落黄泉的算法,大抵是阳春三月吧。

是一个适逢遇见的季节。

那恢宏高耸的庞大建筑物也遮不住这明朗晴空,初暮的天光勾勒出它影影绰绰的半个轮廓。
叫人看不太真切。

但腕上的探测仪告诉他面前在堪比天齐的建筑物只是个副本。
一个副本而已,他不缺那生存数字。
他转身准备离开,连作战服衣角都因转身的幅度而在空中划出弧线时,忽然它的主人生生刹住了脚步。

他看到了一个女孩。

女孩子亚麻色的柔软波浪搭在肩上,站在这栋宏伟至极的图书馆旁那株梧桐树下似乎在踌躇什么。梧桐树很高很高,状若通天的巴别塔。女孩注意到了被注视的目光,略略侧头寻目光的位置,她的眼中好像缀了一片云卷云舒,正安静的起伏。

被她找到了。

对上斯巴安的脸,和那清亮的瞳孔,女孩的脸颊登时红透了,忙别过头,神色有些紧张。
“你想进这个副本吗?”他走近女孩,匆匆一瞥女孩子似有困难,正巧他也没有要紧的事,便上前轻声询问了。他的声音仿佛春日桃花煎茶一般,让人亲切地觉得亲昵与自然。
他总是这么过分温柔地对待异性,未来总会有人不太认同他的态度。

女孩闻言,有些沮丧地垂目,额前亚麻色碎发晃晃悠悠:“嗯,我的生存数字不太够了…可是我没有同伴。”
“这样呀。”斯巴安像是想到什么办法般撩起额发,带着些孩子气似的,他嘴角盈满的笑意不减分毫,“我可以跟你一起进去。”
桃子疑惑地抬眼看他,决定进一个副本这么是容易的一件事情吗,容易得好像是放学后顺路去买袋糖似的顺手轻松。
而且这制服是兵工厂的吧?她也去过中心十二界,知晓那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像是听到她的疑惑一般,斯巴安抬手安抚似的摸摸女孩头发,柔软触感自没入指尖传至掌畔,语调又自然又亲切:“唔,你就当我执行任务吧?”
女孩懵懵懂懂地点点头,她没来由地信任眼前这个男人,即便男人看起来那么悠闲自在,双手插战斗服兜里,眼前的单兵眼镜透着光亮。

两人沿楼梯而上,斯巴安突然驻住脚步,转身望向比他矮一台阶的女孩。他弯弯眉眼,翡翠绿眸中慵懒缱绻着温润笑意,还捎许些恍然神色:“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桃子,就是可以吃的那个桃子啦。”

“我是斯巴安,里面的生存数字,放心吧,我会帮你拿到的啦。”他笑笑,眉眼仍风轻云淡。

日光投射树荫细小的圆形光斑洒落在他干净白皙的脸庞上,他的双眸好像也溶于这株把天空都遮挡住的浓绿之中了。
他背后是自天空倾泻而落的日光,仿佛四周黯淡失色留得成千上百的纤维抽象化,光源消融,惟有他是暗金色的。

桃子彻彻底底地怔住了,半晌才咧嘴笑了,露出一口白牙,她说,那我就相信你啦,百分百相信的那种喔。


——“你们抢书还能活命,但你们杀了一个无辜女孩。”



#写着写着就写得特别流水账我也很绝望。

评论(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