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marea

开学就跟死了一样,文风肉麻,圈地自萌,感谢关注。

【叶橙】 不过十四。01-04

有修错字病句,未完结。还是少年时的日常,大家慢慢成长的过程。努力日更!

..第一次用电脑发文感觉好不顺手。


-

叶修十四岁的时候,是坐在床上看叶秋和小点打架。

闹剧结局是叶秋同志一把揪过小点毛茸茸的脖颈,将它拎起来径直与他四目相对,而后咧嘴呲出那颗小虎牙,一股子装腔作势的劲儿。叶秋挑起眉得意洋洋地说,你看我比你厉害,服了吧服了吧。

叶修的脸埋在电脑前,虽然头没回可嘲讽也没停,大声说叶秋你是十四岁还是四岁啊,去去去,给哥煮碗面去。

叶秋撇嘴,说你肯定不是我亲哥,整天使唤我做这做那,总有一天我肯定会离家出走,不过我绝对不带上这狗。哦,小点,去给你叶修哥哥煮面去。
他倒是没想到,一年后叶修比他先行一步,未来的日子里就没人拖着音调跟他说,帮你哥我弄碗面呗。

也好,清净多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在他打游戏像坠进去似时给他煮吃的。
叶秋就这么孤单地走到了二十六岁,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用橡皮将叶修在他的生活里擦得干干净净,连在电视上也看不见他的踪影。

不过幸好,叶秋暗自庆幸,这家伙离家出走时没带上小点。


苏沐秋十四岁的时候是在打游戏,衬衣被紧张的汗水沾湿,粘粘地贴紧了后背,燥热不依不饶地停滞在他的肌肤上,无法驱除,好像这天地间只留窗口的蝉在没完没了地鸣叫。这让他很不舒服。

因为没有钱开空调,他的小妹妹苏沐橙正午睡呢,也没停自给自足地手动造风的工程——一手将长发拨开脖颈,另一手虎口夹了杂志使劲儿狂扇,但风力程度无比感人。

其实苏沐秋早就在苏沐橙刚准备午睡时就将那扇叶儿嘎吱嘎吱转动的古董风扇朝苏沐橙躺着的沙发推去,风扇微微发黄的枝杆在残影中划过一丝曼妙曲线而后款款落在苏沐橙面前。

小苏沐橙看着苏沐秋被汗水浸透得半透明了的衣襟一愣脑袋儿冒了个电灯泡生出主意。趁苏沐秋正在捣鼓劣质网游中极为的单子时悄悄一抬脚踹起,风扇扭着腰枝又嘎吱嘎吱地转回苏沐秋身边。

风吹得他发丝在暖阳中飞舞,一滴被透着亮的水珠凝在消瘦脸侧,光尘似乎被这阳春所洗得发了光,一粒粒地浮在苏沐秋周遭。

“哥。”苏沐橙脆生生地喊。
苏沐秋头也不回,手指飞舞:“怎么啦?”
“饿不饿?”苏沐橙一骨碌从并不柔软的沙发上翻起身踩进拖鞋,“我给你煮面吃。”

苏沐橙心想着要是这一刻无限延长就好了,能一直一直在哥哥身边。
她倒没想到在一年后有个家伙会毫无征兆地闯入她的生活,他们的生活。


“素吧,窝也没想到。”叶修趿拉着拖鞋被苏沐秋从浴室赶了出来,手中拎着个牙杯,嘴里还有白色泡沫咕噜咕噜。他站在苏沐橙旁边对女孩子手下的写写画画抬抬下巴发出这番评论。
“你说啥呢?”苏沐秋的声音伴着一阵哗啦啦的冲水声透过厕所隔音质量极其劣质的木门中清晰传来。
“嘿嘿。”苏沐橙笑笑,这含糊的声音也只有她听得懂了。
“没跟你说话。”叶修转身踹了下门,“出来出来,我要漱口了。”
“来了!”苏沐秋推门走出,“沐橙快去睡。”
苏沐橙头也不抬,发丝顺着肩膀滑落在单杠本上,语速飞快地说,知道啦,等我写完这几个字!

苏沐秋好奇地凑上去,一看,小姑娘在日记本上画了两大一小的火柴人豆豆眼憨厚笑脸,大概是插图。上头的日记末尾的一行字是用橙色的彩色铅笔写的,苏沐橙的字从小就特别好看,这结尾更是一笔一画写得极为认真——没想到,三个人在一起,更开心!
苏沐秋见过自家妹妹这个素地白花的笔记本,小姑娘总遇到什么事儿都往上添一笔。好像能用这小小石墨就能把她的欢乐时光记在这白纸上,仿佛永远也不会散,也不会消失。
看到最右边那个黑发火柴人,苏沐秋往洗手间瞥了眼,叶修正在对着镜子哼歌,苏沐秋没来由地有点不爽,这家伙这么快就能让沐橙适应三个人的生活。

好像大灰狼知道自己的位置被另外一头狼说大兄弟哎,咱俩平起平坐了,嘿嘿一样让人感到危机。令人忍不住喊,喂喂喂,沐橙离他远点远点。

正在涂上最后一笔颜色的苏沐橙好像想起什么似的,仰头看向苏沐秋,眼神闪亮亮的问:“哥哥,我十四岁的时候会在干什么呢,十四年后又会怎么样呢?”
苏沐秋一怔,正准备语重心长,被一声自厕所戛然的“啊十点啦沐橙快去睡觉——!”打断,生生收住了话头,长眉一皱,立马加入了催促小姑娘睡觉联盟。

苏沐橙像是收到命令的士兵似的蹦下书桌,也不追问了,啪嗒啪嗒地跑向她的小房间,关门前露了半个头:“我去睡啦!”
“晚安晚安。”苏沐秋挥挥手,伸个大大的懒腰再坐到了电脑前。
“你不困啊?”叶修打着哈欠坐到了另一边的电脑,颇有劝眠意味。
“年轻人醒着拼!”苏沐秋说了一句脍炙人口的广告词,猛一下子精神抖擞地坐直了仿佛注入了新鲜力量,再次投赴网游大业。
“哎哟,我去给你泡杯茶算了。今天跟沐橙看杂志上面说熬夜的人要多喝绿茶。”
“真的假的,给我来一打。”
“醒醒。”

 

时钟转得很快,滴答一声,一昼已去。

苏沐秋强打着精神起了床,奇了怪了,他发现日日勤恳地呼唤自己起床的闹钟竟没响,盈耳的聒噪全然消失,整个屋子内静悄悄的。

苏沐秋觉得是时候换个新闹钟了,不然耽误了自己送苏沐橙上学怎么办,迟到了可不好。他更不放心苏沐橙一个人出门,听说这边最近还有点乱。

他伸了个懒腰,大大地打了个哈欠。昨晚不仅为一单装备打到半夜,还跟叶修讨论了一下新透出名为“荣耀”的第一人称视角游戏,以及有关于这个游戏的“捞金”可能性。可以说是几乎天色将亮,两人才睡去了。

苏沐秋随意抹把脸自认洗漱完毕后便朝小姑娘房间那边儿抬抬下巴,扯着嗓子喊:“沐橙,出门!”

……无人应答,寂静一片。

苏沐秋转头才发现沙发上的凹陷消失了,被盖过的被子乱糟糟一团随意瘫在奶色沙发上,一看就是其主人没有关心过它,连一丝叠的想法都没有。

苏沐秋一愣,脑轱辘飞快一转,心说总不可能是叶修将他宝贝妹妹拐走了吧。

苏沐秋不仅动脑,也用身体绕屋子转了一圈想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房子并不大,说是转一圈——也差不多就是自他四周各踏出了几步,就是转一圈儿了。

大侦探福尔摩秋巡游一周,得出结论——叶修那家伙送他亲爱的妹妹去上学了。证据就是,他在那小木桌上发现了两碗沾了燕麦片的痕迹的碗和开了口的一盒牛奶,封口还沾了点滴奶迹,还贴了张便签。

苏沐秋摘了便签,眨眨眼,读了那串文字。

“哥,还有麦片,醒了你自己泡。”苏沐橙的落款是个别着朵小花的猫头。

这小姑娘,难道叶修就不会回来告诉他吗..苏沐秋一顿无语。他又想,也有可能,这家伙睡的跟自己时间差不多,又比自己醒得早,保不定回来倒头就睡,管你吃什么。

苏沐秋没想到,闹钟是叶修让苏沐橙关掉的,便签是小沐橙自告奋勇地写的——叶修送完她回家睡觉,不知道什么时候苏沐秋醒了,也能提醒他。

叶修也没神算到苏沐秋的生物钟能让他自然醒,前脚刚走,苏沐秋这就睁眼了。

苏沐秋心情好得吹起了口哨,拎起袋子豪迈地倒了大半碗,冲上牛奶,勺子搅拌几下,银光照映出他的模样。少年人上扬的眉眼,消瘦的肩膀,棱角逐渐硬朗的脸庞...他正在长大,尽管他已经将这个只有两个人的家扛在肩上了四五年,已经习惯了重量。

可现在,这个小小的出租屋内声音多了一道,却没用让他觉得不习惯,哪怕自己的妹妹跟他特别亲近,好像很久以前认识一样………好吧,想想有点不爽。身边也有能讨论的人了,多好。

苏沐秋猛地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他怎么突然这么感怀春秋了?他向来不是那种喜欢抒发情感的人。

苏沐秋像是遮掩方才一通感慨似的马上狠狠挖了一大勺燕麦送嘴里,不行,待会得抓着那个家伙给自己再研究研究那个游戏该怎么能将代打的利润最大化!

还有,下次一定得他送妹妹!

 

叶修百无聊赖地倚着树,垂着眼帘望向不远处熙熙攘攘的人群,半个重心全靠在了这枝叶并不繁茂的歪脖子树上。

这树跟他没来由地有点搭,大概是叶修那瘫若无骨的姿势和这枝桠歪歪扭扭地不务正业生得斜上而上树都透着一股懒散的缘由。

叶修指间还夹了根余燃袅袅青烟,怎么看都像社会小青年。导致路过接孙女孙子的大妈大婶不约而同地揪着自家小孩以叶修为圆心离了好几寸直径,好像生怕他们能学到这项技能似的,绕着那棵歪脖子树走,太阳伞下是一副副沉着的脸。

叶修并没有在意他人眼光。渐渐重了的一阵脚步就着砖瓦路朝他的方向传来,叶修也听到了走近的哒哒声,但眼皮抬也不抬一下,直接抬手准备接来者的包。

但掌心并没有意料之中的触感。

叶修有点诧异地抬头,对上了苏沐橙有点茫然的眼神。

四目相对,大家都有点觉得不按套路走。

苏沐橙一下子就反应过来叶修是想帮她拿包,连忙抬起双手携背带上示意般晃晃,点头一笑:“书包不重的。”

“噢。”叶修了然似的弹弹烟灰,想起出门前苏沐秋再三叮嘱的事儿,“待会去超市一下,没有盐了。”

“诶,好。”苏沐橙乖乖地背着书包站在叶修身边,等他抽完烟一块儿走。这是叶修今早送她上学时与她的约定——以后每天放学的时候都在这株歪脖子树旁见,他接她回家。

叶修和苏沐秋听说小区这一带最近不怎么安全,两人当然不放心苏沐橙一个小女孩自己单独走回去,都说去接小姑娘回家,安全放心。

最终结果是,苏沐秋选手败于叶修选手娴熟发表的“我顺路买包烟”理由。

叶修想起了什么,扭头想跟苏沐橙说让她离自己远一点,以免被“二手烟”荼毒。可他最终没有说话。

叶修本来是挤着这墨点般大小的树荫底下乘凉抽烟赛神仙,可这阴影面积是真不魁梧,小小一只的苏沐橙只能勉勉强强地站进树荫避暑。

叶修不想变成烤肉,更不想再让苏沐橙变成美少女牌烤肉。

他背过身去,伸长了胳膊,尽力让烟味儿往逆时方向飘走。风吹起一线白烟朝苏沐橙相反的方向盘旋而过。树叶也被微风拂了一阵,叶面缝隙摩擦生出沙沙声地乐曲。

一烟完毕,叶修终于舍得从被艳阳照得蔫蔫的树干上支起身子一样伸了个懒腰:“走了走了,晚回家你哥说我把你拐了。”

苏沐橙连忙反驳:“哥哥才不会这样呢。”

“是是是,我们走吧。”叶修话音刚落,抬头与天空对视不到半秒,露了一个十分牙疼的表情,“..只是天命难违。你带伞了吗?”

“没呀。”苏沐橙答得坦然,踏出树荫了半步,小脸立马汗涔涔一片儿,碎发贴紧了额间。

“嗯..”叶修眯起一双眼思考片刻,俯下身凑近苏沐橙耳边,神秘兮兮地,“看到那边的树了吗?”
“看到啦?”苏沐橙不明所以地看着叶修指的地方,一愣后就懂得了叶修的意思。
那是不远处的一条柏油马路,新翻的,路的尽头就是超市。一条大道通罗马,路边栽了一排的小杨树,迎着烈日,枝叶摇曳着反射的光夺人瞳目。
树与树直接有一个约两米半的距离,层层叠叠的树荫也离了这么个路程,仿佛一边是炽热滚烫的烧烤架,一边是清凉可人的小凉棚。
“那..准备好了吗。”叶修压低了声音,将随手拎的外套披在了苏沐橙的头上,自略略挽起的裤脚可以看到他小腿上绷紧的肌肉。

“嗯!”苏沐橙严肃点头。

“3,2,1....”

“冲!”

两人哇啦哇啦地跑到柏油马路上一头冲进了荫庇,歇息片刻,又顶着外套哇哇地叫着跨入下一个间隔,片刻后又跑到歇凉的阴影。

该过程经过了不停循环后,两人终于到达超市门口,迎头扑面的凉气令人感觉仿佛直抵天堂。

 

“这苦日子终于熬到头了。”叶修长舒口气,鬓发还淌着汗滴就站在门口老气横秋地发表感慨。苏沐橙觉得有点好笑,听他语气,仿佛二人刚从非洲捱了数年终苦尽甘来。

 

其实只是从太阳底下跑到了超市。

 

苏沐橙对这儿熟悉,她就是负责自己和哥哥地伙食的掌勺大厨。叶修便双手插兜摇摇晃晃地跟着苏沐橙后面,像导购员领着顾客似的。

 

苏沐橙轻车熟路拐到了卖盐的地方,看见一道熟悉身影,乖巧地开口喊了一句:“陶哥。”叶修也点了下头,喊了声:“陶哥。”

 

陶轩看到苏沐橙身后的叶修也不惊讶,他有听闻叶修现在跟这对兄妹合住,至于经济问题,他明白苏沐秋怎么维持生计。至于叶修,网吧对决那天他也是在场的,亲眼见证了苏沐秋输给了叶修不下三场,心中也是明了叶修水平。之后一来二去的,两人也是能划到熟人区域了。他笑着摆摆手,算作招呼,复想起一件事,一腔热情地开口道:“哎,你们知道‘荣耀’吧?”

 

他嘴上说的是你们,眼神只落在眼前这个热衷打游戏的少年身上。

 

叶修:“知道啊..苏沐秋都快念烂了。”旁边苏沐橙狂点头证明叶修所言不假,官网这才透了许些消息,苏沐秋却是抓住商机一般,翻来覆去地念叨,连苏沐橙这个对游戏兴趣缺缺的小姑娘都耳闻不少,不难想象正式宣传出了后自家哥哥能把这个游戏玩出多少种花样。

 

陶轩挠挠头:“我也觉得这个游戏不错,但听说是刷卡登陆,要专门安登陆器。”

 

陶轩是开网吧的,经营个小网吧。就开在街角,平时也算作热闹,络绎不绝时连苏沐秋叶修都没能找到位置,陶轩见状特意给他们钦定俩座为特殊“交情”。此后再怎么人满爆棚,叶修苏沐秋挤进去,总会有两个空落落的位置留给他们。陶轩知道他们不容易,总会想方设法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对他们好点,他觉得自己是成年人,给未满十八的小兄弟们搭把手照顾照顾,应该的。

 

但像“荣耀”这种需要电脑一台一套读卡登陆器的,也足以把他手头攒了许些年头仍不能算宽裕的小金库说没就没地榨个干净。他也年轻,二十出头,这笔大出血的投资要砸了的话,陶轩是吃不消的。就目前这些风声而言,他还是有些犹豫不决的。

 

叶修虽小,但会算账,看出了陶轩的纠结,安慰他:“可以再等等官网放出其他消息再说。其实也不是很着急,目前放出来的资料,只是个大概雏形,后续肯定还有动作。”

 

陶轩点头:“论坛中的讨论热度足够了,我觉得官方那边打的主意是想看看玩家群众的反响如何。”

 

叶修却是微微摇头:“..远远不够。从投资、制作团队、游戏类型来看,他们的野心绝不止目前论坛上游戏玩家的评价。我想他们会大肆宣传,铺天盖地的宣传,让路人都会口口相传地关注这个游戏。”这不是他一个人的看法,是昨夜凌晨与苏沐秋讨论后得出的共识。

 

“既然动作那么大,那他们肯定有信心做得很火热吧。搞不好…这是一个做大生意的一个好商机啊!”陶轩被叶修这么一说,心痒痒的,恨不能直接拍板定购一大箱读卡器,“说不好,说不好他们会发展职业联赛这方面,我一直觉得电竞是个很有潜力的市场。游戏火热,人们就会不由自主地关注相关消息,看各种高水平对决,一定很爽!”

 

叶修看着陶轩精神奕奕地自己把自己说嗨,碎发下的长眉一弯,轻轻笑了声:“…要是真的能这样就好了,能和与自己旗鼓相当的人对打什么的。不过陶哥,游戏还没出呢,不要太兴奋了啊。”

 

就目前消息,他是很期待这款游戏的。他对陶轩所说的商机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如果有值得一战的对手会很有兴趣。陶轩提到了职业联赛,可现在电竞市场仍很瘠薄,电子游戏远远没有获得大众的认同,扯职业联赛,起码也是游戏开服后三五年的事情了。

 

诚如他说,现在游戏全貌还未揭开,再慢慢等消息也不迟。

 

苏沐橙机灵极了,一看叶陶两人侃游戏,知道没自己什么事儿,提盐之余,又去称了几斤水果。她回来时,两人聊得也差不多了,互相挥手告别。

 

叶修顺手接了苏沐橙手上抱着沉甸甸的透明塑料袋,苏沐橙也没推辞,一堆堆圆滚滚的石榴还真重。从市场提回家路程不长,虽重也不是特别费劲,两人途中实在忍不下头顶灼热酷暑,还跑去小卖部一人一根棒棒冰啃着——叶修请客。

 

穿着白背心顶着个啤酒肚腩的老板慢悠悠地拿起剪刀替他们剪开口,瞅着一大一小两人,顺嘴道:“小伙子,你妹妹长得挺俊的,不过不是我说,长得跟你可不像。”

 

叶修乐了:“老板你真不会说话,我也很俊的,人称网吧一枝花。”苏沐橙憋笑,不说话。

 

老板将开了口的冰棒递给苏沐橙,极艰难般抬起他耷拉的眼皮,仔仔细细地打量苏沐橙和叶修一周,遂沉默地剪起了下一条棒棒冰。

 

叶修:“……”

 

感觉自己被插了特别狠的“尽不在言中”一刀。

 

老板伸手把棒棒冰塞叶修手里,哄小孩似地道:“现在看不太出你俩像,没准儿大点轮廓长清晰就像了。”

 

叶修嘿嘿一笑,如果真像就见鬼了,不过重点是他怎么就不好看了,啊。不过他也是顺着老板话头打个趣,没有往心里去。

 

“叔叔,他虽然是我哥哥,但不是我亲哥哥啦。”苏沐橙于心不忍地解释。

 

“怪不得,我就说两人差这么多。”老板煞有介事地马后炮。

 

叶修觉得这言外之意怎么就那么明显刺耳呢,好想往心里去。他轻咳一声生硬转移话题:“走了走了,要不然你哥真得觉得我把你拐哪旮旯了!”说罢提步就走。

 

苏沐橙忙跟上,转身不忘扬扬藕白小手朗声道:“老板再见!”


评论(4)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