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marea

开学就跟死了一样,文风肉麻,圈地自萌,感谢关注。

【叶橙】 不过十四。05


05

 

两人回到家的时候,灯是暗着的,黑压压的天空仿佛将他们仨租的那栋又小又旧的破居民楼吞吃了个干净。

 

叶修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苏沐秋去陶轩网吧了。原因特别简单,晚上电费贵,不如网吧。在那个年代,兜里揣个几块钱就能在里面泡一个晚上足够苏沐秋完成他那几个订单了。

 

苏沐橙手脚麻利,将提回来的几袋蔬果分类后放冰箱,又从冰箱中拿出一些肉类食材,夏天时节,解冻速度总是很快,顷刻便成。苏沐橙打开冰箱阙门,挑拣了几颗小白菜出来放砧板上后,踮起脚取下被挂得比较高的围裙,飞快的系上。

 

叶修侧身靠着窗户旁的洗手台,有点“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想帮忙却插不上手的意味儿,只好在通风口吞云吐雾。

 

苏沐橙倒也没一点手忙脚乱。女孩拎起菜铲手腕翻转给肉片腾飞起落,油煎声与轰鸣作响的抽油烟机共舞,雾气模糊了叶修的视线,苏沐橙的身影被白烟缭绕得隐隐约约。或许有点受不了没来由的沉默,苏沐橙随口扯了个话题:“今天陶哥说的那个‘荣耀’,你说好玩吗?”

 

“现在还能难说呢,正式游戏还没出来。”叶修说。

 

“喔。”苏沐橙往锅里加了把盐,透明粒子晶晶然地反射着细碎的光,“听起来好像挺好玩的。”

 

“有兴趣的话,到时候一起玩嘛。”叶修说。

 

幸亏苏沐秋不在,不然被他听到叶修的说辞,叶修准得又要被苏沐秋语重心长地苦口婆心一番“不要打我妹妹主意”。

做哥哥的就是这样,好像苏沐橙还很小,什么也不懂,被叶修一拐就能跑似的。叶修想到这里,牙都隐隐作痛起来了。

他没感觉到自己潜意识中也是这么看叶秋的,甚比苏沐秋有过之而不及之势。苏沐秋比苏沐橙长了有三岁,他比叶秋长了撑死有三分钟,但哥哥“淳淳教育”弟弟时的架子倒是有三个苏沐秋那么高似的。

 

“好呀!”苏沐橙爽朗地应了声。几句话之间她已经做好了一道菜,呈到碟子中,转身将一把葱放砧板上,开始忙下一道菜,“你有没有什么喜欢的菜,我下次买。”

 

叶修的声音从刀与案板碰撞而起落声的缝隙中传来:“没啥忌口,吃嘛嘛香,特别好养。”

苏沐橙听罢,了然般一点头,心中迅速地给叶修在食物的要求上贴上标签:苏沐秋二号。

 

苏沐橙在很短的时间内就炒完了几道家常菜,荤素搭配,吃了干活不累。

叶修深吸一口气,胸膛满腔地弥漫了一股温暖的香气,将他的心脏挤得满满当当的,菜品没有多特别,更没有他被父母带出去吃饭时般奢华。

 

可就是冒着白气钻进你的脑海强硬地留在你的回忆中,让你在很多年很多年后乍然回想起此情此景,连菜的样式都不记得了,可鼻前仍就是萦绕着这股饭菜肉香。

 

可能这就是家的味道吧,叶修默默地熄了烟,替苏沐橙端到木桌上。

 

苏沐橙拿了保温煲出来,叶修以前帮苏沐橙拿过,这个玩意儿也是重得不像话。

苏沐橙用筷子把每盘菜都拨了一部分进保温层,本就不多的菜刹那间又瘦了一圈。

叶修那回忆又不恰时宜地蹦了出来,像个不倒翁似的,他想起以前叶爸叶妈带着他去米其林三星餐厅吃饭的时候就是这样,餐碟颜色惨白惨白的,里头呈的菜也小小的,拳头看起来都比它面积大。

 

叶修丰奇妙又丰富的想象力让他把眼前场景与旧时记忆重叠了片刻,待他回过神来,嘴角已经勾起了弧度,趁苏沐橙没注意,叶修窘迫地收敛了这谜一般的微笑。

 

苏沐橙“咔哒”一声扣紧了煲盖,坐下来吃饭。叶修三口并两口的吞咽咀嚼饭菜,也不知道是不是掩饰刚才的尴尬。

 

叶修:“待会饭我拿过去,你自己好好写作业,有陌生人来敲门记得千万不要开。”

 

苏沐橙乖巧应了声好。

 

叶修又说:“我听你哥说待会好像有物业上来检修水管,你记得要他拿身份证出来给你看,先别开门,先用猫眼看。”


苏沐橙又一点头。

 

叶修也觉得自己如此絮叨似乎有点多虑地像苏沐秋了,收了话头,埋头闷饭。

 

“对了!”苏沐橙一拍脑袋,想起个很重要的事儿一样,“叶修叶修,你什么时候生日啊?”

 

“怎么?你要给我过生日的话,那就当天天都是我生日好了。”叶修逗她。

--

01-04http://kzmarea.lofter.com/post/47eeb8_10dc8738(第一次贴链接贴错了就尴尬了

明天有空码个欢乐向小短篇好了。x

永远活在叶橙对话里的伞 下次一定要写正面出场了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