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marea

开学就跟死了一样,文风肉麻,圈地自萌,感谢关注。

楚夏| 仲夏夜之梦。

△去年的窗

 

我爱你,我是个怪物,但我爱你。

 

000.

 

楚子航没想到能再次见到夏弥。

 

他想可能是掌管命运的神明打个了盹。

楚子航原是被学院特派了到北京执行一项A级任务,他上次来到这个地方还是在大三,一线城市发展速度健步如飞,短短两年他已不认识这巷头街角,陌生得可怕。

幸好他还有GPS,和一张能问路的嘴。持着一部手机在高楼林立间兜兜转转,目的地没找到,路倒是迷了不少。即使是楚子航,也有些扶额的苦恼,抬手想将皱着的眉心揉开。

余光瞥到熙熙攘攘的人海,曲肘动作不由得一滞,尔后僵住了。瞳孔不由自主攸地一缩,视线慢慢地收敛汇聚到川流不息中一个剪影,四周似乎都在那一眼中剖离抽出了一片虚化,看得清的只有那被裁得恰好的剪影,再容不下任何缝隙。

这种感觉奇妙极了。

像把一块块碎掉的拼图复原,熟捻的回忆与眼前光景一寸一寸叠合,沿记忆轨道朝视线边角如潮漫延,勾起陈旧往事和此去光阴。不分由说地将楚子航已落尘了的真心活生生攥紧,让他清晰明了地感觉到它又再度开始的跳动。

可地点不是芝加哥的火车站,眼前的女孩儿也不是从抗议横幅中掉下来的,境遇物是人非却不改如初遇那般拘谨与沉默,安静得楚子航连过耳一丝一缕的风声都听得清清楚楚。

——不同的是,当初是被女孩精致脸庞所惊叹,伸手接住裹着白布坠入人间的她,尔后保持尊重地远离,是对如天使般美丽的女孩敬意;而如今沉默依旧,距离依旧,只是楚子航若再次触碰她,将是把匕首再度刺进女孩的心脏,而不是把女孩拥入臂弯。

这是一场不该发生的重逢。天使应该去天堂,那里会有鸟儿为她歌唱。而不应该出现在北京街头,隔着车水马龙,唤起已被翻过数页的故事,青丝成雪,而彼此相对无言。

龙与人类,本有一道深壑鸿沟,若其产生的交集,除流血相杀以外,没有第二种相处方式。

楚子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径直朝不远处娇小身影迈步,小臂线条紧绷,一副箭在弦上之意。那个名字呼之欲出,只要楚子航愿意,就能像子弹上膛般用舌尖推出来自声带的肯定。

他想尾随这条位于市中心的雌龙,弄清楚为何她会再次出现——不客气的说,她的龙骨十字现在应该已经凉透了才对。

距离一步步地近了,再近了。

夏弥一转身,发现了楚子航,笑嘻嘻地招手:“哇师兄,好巧诶!这里这里!”夏弥鼻梁上架了副巨大的墨镜,漆黑的镜面反射映出楚子航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庞,她一把将大墨镜推上眉梢,露出了熟悉的眉眼。

楚子航没来得及隐匿身形,原因无他,人实在是太多了。被夏弥大喇喇的认出,倒没尴尬,他本小心翼翼地接近她,但像以前那样,楚子航永远追不上夏弥跳脱的思维,她本来好像是对着手机那头哇啦啦地聊天,没有任何征兆猛地一转身,就轻而易举地找到楚子航了。他还记得当初显露真身的“耶梦加得”发现路明非时满满凉薄讽刺的眼神。

可夏弥没有。女孩额前刘海晃晃悠悠,澄澈的眸子好像干净得能映出天光云影。

见楚子航戳在马路牙子,夏弥干脆小碎步挤开人群小跑过来,挤眉弄眼:“怎么发呆啦?是一个暑假不见被师妹我的美貌惊呆了么……”她手上还拿着一个甜筒,楚子航看见了,是肯德基两年前出的薄荷味冰激凌,当时他、路明非和芬格尔三人一组被派来北京执行任务时看见芬格尔吃过。他不知道夏弥是怎么弄来这只“复古”口味的甜筒的。

“怎么了一直不说话欸,好沉默。”夏弥舔了口冰激凌,嘟嘟嚷嚷。

楚子航好不容易才从当机的脑子里干巴巴地挤出一句话:“你怎么……在这里?”

“嗯?”夏弥一愣,“这是我家欸我当然在这里了啊!当时师兄你不查过我户口么你,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贵人多忘事’?话说怎么一直盯着我看,果然是因为我的美貌而开窍了吗?”

楚子航一直认真地盯着夏弥的瞳孔望,他没有从中发现任何残暴的蛛丝马迹,好像一切都很自然,在自己家乡看见了比自己大一届的同校师兄,自然而然地过来招呼,自然而然地说着白烂话。

一股寒意顺着楚子航背脊蹿上,他听见自己的声音问:“现在是几年?”

“这是个什么新型问题?”夏弥疑惑地一歪脑袋,长发顺着动作幅度自脖颈倾斜而下,“现在是2011年啊。”

 

 

 

这让他没来由地想起《All We Know》,电音与男女和声沙沙交织,歌词唱着从芝加哥到西海岸的尽头将这世界环游,MV播着男女主发生争吵男人独自驾车环城市一圈,结尾是双方释怀冰河期最终温暖相拥,“wasting colors”。可楚子航不会跟夏弥周游世界,他只能陪她绕北京城的小小一角,听她告诉自己她的“童年”。

看着女孩眉飞色舞的模样,他好容易才把一声“不累么”押回喉间。楚子航希望夏弥停下来,稍微缓缓,他不需要她对他用一副开开心心的表情讲述捏造的故事。

 

原来只是他打了个盹,所得所失在霎时梦醒灰飞烟灭。

光年行云流水地终究是远去了。得到也好,失去也罢,一切在那座被蔓延到天际的火焰吞噬的古旧地铁中消逝了,女孩与巨龙相互依偎的画面是留给他最后的记忆。纵然使用顶级炼金秘术,也无法再度唤醒一具凉透了的龙骨十字。

楚子航


-

乱七八糟,没爱果然发不了电写不出来。总之就是三年后的楚子航遇到了平行世界里两年前没有发生尼伯龙根世界线的夏弥,后来发现是黄粱一梦。

评论(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