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marea

开学就跟死了一样,文风肉麻,圈地自萌,感谢关注。

【叶橙】岁月留痕 下

“幸好你们没摆出一副哭丧的表情。”

吴雪峰呼出一口白气,回头朝眼前一高一矮的两个人笑了笑。

叶修想到他这最近的遭遇,忍不住也笑了:“因为我俩猜那种悲痛欲绝的表情,你这几天怎么也看够了。”

自从吴雪峰宣布有退役打算后,每次有嘉世全员齐全的场合,无论备战还是庆功,大家都会不由自主地瞅瞅吴雪峰。而且望吴雪峰的目光总是不约而同的,流露出一种惜英雄迟暮而情理之内的悲痛感。

吴雪峰私下跟叶修苏沐橙吐槽说,自己当嘉世副队长三年来受到的关注加起来乘以二好像都没这短短的几个月瞩目。

“那可不……仿佛那是啥遗体告别仪式。”吴雪峰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他至今想到那种如丧考妣的表情就觉得后怕,“我不过是个配角而已,就这德行。等到时候你退役,可指不定有多大阵仗,说不定陶轩会把嘉世那栋楼给烧了,来当给你送行的烟花。”

“低调低调。”叶修摆手,“这个问题存档,日后再议。”

吴雪峰点点头,看了眼手表的时间,七点二十五分。

灯在雪中亮了起来,列车擦着雪而至,缓缓地停在了三人旁边。

“老陶这几天都快忙疯了。”H市的鹅毛大雪遮不过这亮堂的车灯,吴雪峰拉着一口木褐色行李箱背光而立,这是叶修苏沐橙与他有关的记忆中最末的画面。

他深深地看了眼苏沐橙和叶修,“我走了,下次见到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你俩好好照顾好自己,但也别太急着长大……”

“再见。”

叶修说:“再见。”

苏沐橙说:“再见。”


“你今天又不回来吃晚饭吗?”发送,已读。

“嗯……是啊,要去拍个鼠标代言。”消息过了五分钟才回,显示已读。

叶修给苏沐橙设的是特别关心,无论她回的速度快慢与否,他都可以第一时间看到。看见这条消息,他叹了口气,你辛苦了这四个字刚被他敲上去,一串字又从苏沐橙那儿蹦了过来。

“对了,我今天恰好路过了‘旺旺福’,进去看了下,发现香菇炖鸡不仅不打折,连这家店都消失了呢。”

旺旺福?叶修正准备敲回车的手被这三个字活生生地停滞在了空中。

在叶修的记忆里,那是一家旧得掉色老得掉牙,要多破有多破的小卖部。当年开在叶修苏沐橙二人的廉租小区旁,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三百六十天里它唯有的两盏灯都是只亮一盏,每次都昏黄。而之所以能获叶修芳心,正是因为这小破店里时不时搞一些生活用品的清仓促销活动,洗洁精买一送一,厕纸第二件半价。

而在某年苏沐橙生日那天,恰逢这小店打折,叶修买不起Hello Kitty的蛋糕,只好委曲求全的打算去小店逛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女孩子喜欢的小饰品。

目光不小心在店中心那个招牌上多停留了一会,于是叶修就带回来了那只被做成蛋糕的粉红蝴蝶结猫头同类——一只被炖汤的鸡。

结果刚好在楼梯口碰上了提着两桶绿色包装方便面正在找钥匙的苏沐橙。

“……这么巧啊,你也看到打折啦。”

“是啊是啊,香菇炖鸡,买一送一嘛!”

两个人四桶泡面,破天荒地熬夜看了半宿电影。

电影叫什么,演的是什么叶修倒记不清了,唯一记得很清楚的,只有苏沐橙看得困了,抱着个方形暖手枕,头有一下没一下的在钓鱼,一边迷迷瞪瞪的问叶修:“叶修,你明天想吃什么?”

“我啊,特别好养,吃什么都行。”叶修关了电视,把旁边的毛毯给苏沐橙盖上,“别撑了,困了就进去睡,待会小心感冒。”

苏沐橙身在周公,心在叶修,也不知道是说梦话还是清醒,颇为执念地小声嘀咕:“我手机上还装了菜谱呢,你以后出名了可不要不回来吃饭啊……”

叶修连忙哄哄:“好好好,其实你做的菜我都爱吃。”

苏沐橙这才满意,嗯了一声,披着毯子往卧室走,叶修生怕她不小心踩着毯子滑到,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生动形象的体现了什么叫关心则乱。

唉,结果沧海桑田,倒是作主厨的姑娘忙到不可开交,也顾不上赏一赏某些人的口福了。

叶修意识到自己好像晾了苏沐橙一下,连忙回复:辛苦了。

苏沐橙这次回复得很快:不辛苦。你又在荣耀?

叶修:是啊,今天竞技场真热闹。

苏沐橙:我晚点回来,去你宿舍找你。我先去化妆!

叶修:好。

然后顺带把荣耀论坛给点了叉。


苏沐橙来找叶修的时候,时针刚转到十和十一的中间。

苏沐橙一推开门,就踩着高跟鞋啪嗒啪嗒地跑进来,往叶修床上一坐,大声宣布:“累死我了!”

作为一个通宵达旦专业户,叶修算岔了这姑娘的晚点和他的晚点好像不在一个时间段上,趁苏沐橙还在感叹高跟鞋多丧心病狂的时候,大爆手速将荣耀关掉了。

“咦,你居然没在打荣耀?”苏沐橙方一换下高跟鞋,扭头一瞅,颇为吃惊。

“长点心吧姑娘。”叶修朝被苏沐橙搁在床脚的高跟鞋龇牙咧嘴,“我除了打荣耀还会干别的事情的。”

苏沐橙使用完全归纳法:“例如逛荣耀论坛?”

“我是整天荣耀荣耀的,陶轩倒是……让你挺不荣耀荣耀的。”叶修说,“逛荣耀论坛都是你诶我说,太瞩目了吧!”

“嗯呢。”苏沐橙揉揉太阳穴,“陶哥说,人红是非多。”

人红是非多……

叶修沉了沉脸色,陶轩现在有多工计于营销苏沐橙的商业价值,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在这个大数据时代,热搜以分钟为单位刷新,日新月异的潮流,时刻更替的信息……想要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电竞选手成为大家的话题,显然是需要团队精心策划的。

陶轩此刻想要苏沐橙在荣耀圈拥有的地位,打个比方,就譬如娱乐圈内里的流量小花。或许她技术尚且稚嫩,但以苏沐橙的外表为基础,在荣耀商业资本运作中占有一席之地并非妄想。再者,凭叶修响彻荣耀的“斗神”的名头,沐雨橙风和一叶之秋搭档征伐赛场,哪怕苏沐橙不是块金子,但站在叶修身侧,足够令她熠熠生辉——更别提这姑娘和那位逝去的神枪血脉相通,连叶修都肯定的技术,那绝不会差到哪里去。

一株鲜活的摇钱树,就在陶轩眼里诞生了。

现在联盟新赛季伊始,尚不能吹擂苏沐橙的技术,为此宣传部与公关团队还开过一次会议,且不知什么缘由,竟召了叶修过去开会。叶修无意参与这种无关荣耀的会议,落座片刻,听了个开头,便拉开椅子走了,尽管如此,“先找一些大V转发一些叶修苏沐橙互动的段子”的话头还是追着他离去的身影不依不饶地攀进他的耳蜗之中。

斗神身边的搭档,无与伦比的默契……

又是新的卖点。

陶轩想要的,只是加倍地从苏沐橙身上一点一滴地追回当初他在自己那儿吃瘪的商业价值吧。

如今他让苏沐橙忙得连轴转,甚至舍本逐末的减少训练时间,去走一场根本无关的代言发布会。也不知道陶轩还记不记得当年,他会心疼苏沐橙,会担心苏沐橙,连给网吧做大扫除时也不让苏沐橙碰扫把。

从前脏活累活他舍不得苏沐橙做,却没算到七年后他可以狠心到让她打一场非赢即身败与名裂的比赛。

叶修起身,在窗边点了根烟,恰好逆着风,烟雾卷不到苏沐橙:“我明天跟陶轩提一下,让你有更多时间去练习。现在雪峰走了,队内需要更多的磨合。”

苏沐橙抱着腿,看叶修的背影,小脸埋进膝盖窝的阴影中:“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我怕我帮不到你。”

“怎么会?”叶修转过身,月光披他那件洗得发白的polo衫上,“你只要全力以赴,做到你需要的策应就好了,其他的,交给我。”

苏沐橙永远记得,叶修说出这句话的情形,少年人的眉宇上扬,神采飞扬,连明朗的脸部线条都仿若是自信。他怎么能不自信呢?现在是他的黄金时期,手握三冠,二十二岁,职业巅峰。

他说要交给他,苏沐橙就相信他一定能将所有做到。

“嗯,你是主角,我就是一跑龙套的。”苏沐橙说。

苏沐橙听到叶修轻轻地笑了一声后,又好像想起了什么,在她那个角度看来,叶修的背影似乎是有点萧瑟了,他话里有话的说道:“做好你分内的事情,其他的什么评价,你不要想太多。”

“啊?你是说……”苏沐橙一愣,随即恍然,“你说网络上评论的那些呀!我根本没往心里去的啦,只要你不会觉得就好了,对吧?”

叶修神色轻松,理所当然地把烟头往窗檐边的烟灰缸里一摁:“那不是当然吗?”

好像在苏沐橙开门之前刚把第三十五个苏沐橙黑在竞技场虐趴的人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就像看到苏沐橙温温和和的外表绝不会想到这姑娘使用的竟是重火力狂轰的角色的反差,外界舆论也料不到这个看似柔弱的姑娘家面对流言蜚语竟是如此不动如山。

她出现在大众眼里就是一副淡然和煦的模样,外在是一株在温室生长的花朵,内里如同披了钢筋锻了铁骨,好像再恶意的评价,再狠毒的中伤,也没办法动摇她分毫。

外界随着炒作,将她说得多难听,亦或送她多大赞誉,评论迭起,“恶意捆绑营销”“心疼我家叶秋大大的热度”“其实我觉得她技术不错”“人美技术好你们loser可劲儿嫉妒吧”“我表演一个打脸,小姑娘押枪技术还没我好”……诸多评论,未撼分毫。

她总是温柔的笑着站在队伍中间,安静地坐在新闻发布会里。如此,谁见到一个赏心悦目的姑娘都会不忍心苛责,更别提这姑娘还是安分的做自己应做的事。选手间可能因嫉妒还会有是非言论,可苏沐橙与叶秋的亲密是有目共睹的,自然是不敢得罪。

而敢和叶修叫板的人,现今大神对非赛场的事儿绝没心思理会,未来的黄金一代,现在刚出道呢,再说以后,他们和苏沐橙都关系好,也没有理由去挑剔苏沐橙。

大家都觉得,苏沐橙出身嘉世王朝,未来星途璀璨,为人仿若不会生气,总是一脸微笑。

所以当第四赛季半决赛嘉世靠一叶之秋超强操作力挽狂澜险胜之后,对于苏沐橙缺席新闻发布会,大家都没有在意。

叶修最后是在嘉世俱乐部天台找到苏沐橙的。苏沐橙挨着栏杆边,蜷成小小的一团,比赛前刚洗完的素直黑发随着风飘着。她合着眼,眼角还挂着没有干的泪痕,好像一只熟睡的小动物。

叶修心里一阵抽痛。

你是笨蛋吗?他想,你真的做的很好了,我百分百的满意,你很好很好地帮到我了。

叶修走到苏沐橙身边,蹲下,给她披上自己的外套,轻轻地拍了拍她:“回去吧,这里冷。”

苏沐橙睁眼,看见叶修放大的脸,先是一惊,猛地意识到自己刚刚悄悄哭过一场,连忙欲盖弥彰的拿袖子擦了擦脸:“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不能在……”要换作别人,或许叶修一句“哟哭着呢”就直来直往的上去了,可面对着苏沐橙,他从来舍不得将技能满点的嘴炮朝她身上使。
叶修最熟悉的话不能用,只好熨平弯弯绕绕的心思,变成一句干巴巴的废话:“没事的。”

“……对不起。”

苏沐橙拼命憋住要再度往外流的眼泪,“是我太笨了。”

叶修猝然间好像是被人往胸口打了一拳,整个人难以抑制地颤抖起来。

他忽然想,我这辈子除了苏沐橙外,再也不会喜欢第二个人了。

他强行使整个人平静下来,摸摸苏沐橙的头,女孩柔软的发丝没过他微微颤动的指尖:“没有关系,你已经做到最好了,下次再练习,日后多努力。明天复盘再总结吧。”

苏沐橙忙着商业活动,而队内训练从不耽搁,甚至结束后还会找叶修请教和加练。加上这个赛季是苏沐橙进入联盟的第一赛季,她无论做得再出色,可仍然缺失的是由时间旷日持久的经验积淀。可瑕不掩瑜,分析种种,叶修觉得苏沐橙早已达到他心中的要求了。

他万万没想到,这时苏沐橙出声截断了他千载难逢的安慰。

“我应该预判到百花缭乱那个闪光弹之后会遮挡住申建的拳法家,应该先去干扰的。”

“在牧师失误那里,我策应晚了……身位格不是问题,是我发挥得不行。”

“我的火力线不应该只单一地设置在安全范围内,不然那个星星射线是不应该击中的。”

叶修彻底被苏沐橙怔住。

人最怕自己把自己感动哭,大多数人觉得自己既然付出了这么多努力,就应该收获满满当当的成功才对。

奈何事实上付出和收获常常不成正比,然能不为自己的付出之多沾沾自喜,不为没有回报而沉沦的人在十八岁这个年纪的人,总是少数的。

所以叶修觉得,苏沐橙在这方面,已经是把同龄人甩出一大截了。

她真的很坚强。


第四赛季,霸图冕冠;第五赛季,微草问鼎冠军……而苏沐橙的新秀时代就在一片兵荒马乱中落下了帷幕。

第七赛季……曾是她的世界崩塌,她想要陪伴的人被迫退役,她从未想过会对他们出手的人反目成仇。

当年因荣耀认识的五个人,至此像失手摔碎的拼图,再也找不到其中一瓣了。

叶修被逼退役签下合同的那一瞬间,苏沐橙感觉她的主心骨宛若被人活生生地从她身体里抽开剥离,被抽出的森白骨头上还残连着藕断丝连的血肉。
她本以为她能陪着他在嘉世一直打,打完整个职业生涯,两个人一齐离开这个托付了他们青春岁月的世界。她想过很多结局,例如叶修十多年来首次在发布会亮相就是宣布告别;他和她退役前把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一起放在盒子里,让陶轩交给下一个传承者,她觉得青训营那个叫邱非的少年铁定是未来一叶之秋的接班人…… 

苏沐橙有时还会不死心的想,如果陶轩还念旧情,如果陶轩专心致志于比赛场上,如果……可惜这世间的一切,本就是不是能用“如果”牌神药可以解决的。

叶修走了,她能怎么办,除了不顾一切的解约?她打荣耀的意义不过就是为了帮他。可叶修说了,他还会回来,那她就陪着他,等着他。

苏沐橙想要的陪伴,绝不是天天腻在一起没有你我不能活的爱,而是知道那个人在离自己的不远处做着从他心所他欲的事情,自己能尽已所能及的力去帮他更加称心如意的完成,便也“可矣”了。

苏沐橙不知道叶修喜不喜欢她,外界都说叶修对她只是兄长对妹妹的关爱……她想可能也是吧,不过都没有关系,自己只要在他需要帮助的时候能够出现就好了。

只要他好,她就求仁得仁了。

叶修还记得苏沐橙在嘉世楼下送他的场景。

那姑娘好像是想活生生把要溢出的眼泪狠狠地留在眼皮下,强行敛了满心满怀的伤心,默默地注视着自己离去的背影。

H市向来鹅毛的雪在那天下得异常地大,他数次回头,苏沐橙的身影也被风雪遮了个若隐若现。

尽管如此,但他还是清晰地看清了苏沐橙流了满脸的泪。

可她没有追,她坚定地相信着自己长大了……哪怕陪了自己这么久这么久的人兀地离开,身边好像缺了一大片无法弥补的空白。

你真的很坚强……

“休息一年,等我回来。”

“你去哪里,我都等你。”

叶修当即就好像心头上最柔软最隐谧的地方被掐了个尖,他觉得他从此,好像落叶漂泊终于归了根,潜藏的心,刹那有了一个“此心安处是吾乡”的归属。

H市那么大,总有一个灯火通明的房间是留给他的。

△△

看陈果出神,苏沐橙意识到自己无意间说出的话倒是不小心勾起陈果不好的回忆了,她拉起陈果的手,轻轻地说:“没关系,都过去了。”

“嗯……”陈果没来由地很想哭,苏沐橙软软的手覆在她掌心,那里曾操纵着荣耀首席枪炮师,策应着中国国家队。


叶修和苏沐橙在苏黎世和吴雪峰见过一面。

也劳烦吴雪峰身在异国他乡还能关注荣耀,抱着个自己三岁还留着哈喇子的小不点千里迢迢的乘了飞机来探班。

那时中国队刚结束完对韩国队的比赛,三个人在后台碰上了。起先叶修说,那个人好像有点眼熟,我们绕路吧,苏沐橙说喂喂喂那边是厕所!吴雪峰肩上扛着一个豆丁小屁孩,横在叶修去路前,满脸挺无奈的说老叶你能成熟点么我好不容易才能搞进后台的。

“老吴你现在……”叶修只好“勉为其难”作罢,上下打量这个曾经与自己大杀四方的旧搭档片刻,一点头,“挺斯文的哈,孩子多大了?来根烟吗?”

吴雪峰摆摆手,任自家熊孩子饶有兴趣地拨弄自己那头小短发:“不了不了,孩子在呢。这糟心孩子,昨天刚满三岁,除了流口水没别的特长。”
苏沐橙和这小豆丁对视一眼,小豆丁好像被缪斯光芒照耀似的,迅雷不集掩耳的速度羞涩的埋伏他爸肩头,这机灵反应逗乐了叶修:“以后也来打荣耀啊。”

吴雪峰:“你这爱也是够长情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叶修手里没烟来掩饰自己猝不及防自动对号入错的座而流露的心思,国家队神话般的领队竟一时局促起来,只好摸摸鼻子:“……谁说不是呢?”

吴雪峰看了一旁微微笑着聆听他们对话的苏沐橙,女孩瘦高,一头长发,穿着红黑的国家队外套,这时他终究是不甘心地承认自己可能是真的老了。
他和叶苏二人也是隔了数个年头没见,这几年他在国外忙碌,而且国外对国内的信息也阻塞流通不便。他知道荣耀开世界邀请赛时还是在枫叶国的新闻台看见的,托人搞到了场内人员证,好不容易地跑来,就为见见这两位老朋友。

尽管他在来时的路上已经做好了准备,不辞麻烦翻了墙了解这几年荣国内耀盛况,不免为这新旧更替物是人非感到了惋惜的同时,也打好了他乡遇故知然彼此陌生的心理基础。

可还是在见到叶修苏沐橙的瞬间一切成新。他认命地想,我可能真的是老了。

叶修,很多年前,他戏称自己是配角,叶修是主角,倒是一语成箴,踏上世界舞台了。而吴雪峰和苏沐橙认识的时候她真的还很小很小,可现在已然是一队冠军队的队长。

“唉,小沐橙已经……是队长了啊。”吴雪峰蓦地一滞,险些咬破嘴唇。

他短短一句脱口而出的感慨却胜过一万句剖白,此去的经年岁月在这字里行间仿佛流光似的,嗖一下就飞掠过了十年的光阴。

苏沐橙偏偏头,一缕长发落在了她瘦削的肩头,她轻轻地叹出了一声细而婉转的叹息:“谁说不是呢,时间还真是不饶人啊。”

后来他们去了家中式餐厅吃饭,苏沐橙裹得毛绒绒的,叶修戴了副墨镜,吴雪峰打发自己孩子去广场不知是喂鸽子还是吓鸽子。

三个人聊了很多,过去的事情,现在的比赛,未来的规划……

叶修去埋单时,吴雪峰说,虽然我已经移民了,可我心还是跟中国国家队同在,衷心祝你们夺冠。

苏沐橙弯弯眼睛,说这是必须的。

吴雪峰随即压低声音,问你和他……怎么样了。

苏沐橙笑面如花,说没有怎么样啊,他退役了,保持联系。

吴雪峰摇摇头,说其实这家伙闷骚死他算啦。

饭饱,挥手告别。叶修苏沐橙往左边走,准备去十字路口打的回酒店,吴雪峰往右边走,去广场接他那骚扰了一晚上鸽子的熊孩子。

两条短暂交连的线,再度归为彼此平行。冬日初阳更替成夏至清凉的夜晚,当初那需要吴雪峰操心的俩孩子也长大了。

没有变的,不是如初的眉目,而是两个依然在一起的人。

吴雪峰说,下次再见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可能又一个十年……照顾好自己啊。

不知道是不是叶修的错觉,他感觉自己看到吴雪峰眼角亮晶晶的。

叶修把苏沐橙送到了酒店楼下,转身离开。

“叶修。”

苏沐橙喊住了他。

“你相信吗,我所有的骄傲都与你有关。”

叶修没有回头,只是顿住了脚步。黄澄澄的路灯将叶修的影子拉得很长,黑发投下了丝丝缕缕的倒影,他耸耸肩,双手插兜,笑了一下。

“那你知道,你就是我的骄傲吗?”

堆积了经年久月的喜欢,在说出来的那一刹那,仿佛好像挣脱了什么束缚。

他们都当叶修以妹妹待苏沐橙,而只有叶修本人才知道那是何种的情感。不是捧在手心里怕摔了的齁,也不是含在嘴里怕化了的甜,而是像归家的浪子望见远处袅袅的白烟知道是守候自己回家的安心。

他叶修是斗神不假,可那只是零与一的世界,而在屏幕之外,他也有俗套的爱憎常情。大家都是人,都拥有七情六欲,都会有喜怒哀乐,也无可避免悲欢离合。可为什么偏偏他对苏沐橙的感情就会被冠以“兄妹”、“亲情”的措辞?

叶修只想对那些人说,别太双标了啊。

离了太远,不知道苏沐橙有没有说什么,反正叶修说完这番宛若漫画里的台词后,情不自禁地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溜走了。

他害羞,成了吧。

▽▽

世邀赛决赛,中国队夺冠。

世界电竞联盟给国家队所有成员除奖座与金牌外,都颁发了一个玫红色的盒子,众人打开,内里竟是一枚闪着银光的戒指。

整整齐齐的十三枚,一字排开来看,近乎是璀璨瑰丽无比了。内外网网路爆炸,赛场摇旗呐喊声气吞山河,无不热血沸腾。

我们中国队,是冠军!

颁奖仪式是上午,待热热闹闹的吃完庆功宴,行完各大出场场合时,太阳已经落山了。

楚云秀被邀请参加她在意大利的粉丝后援会聚会,她将戒指交给要回酒店的苏沐橙让她帮自己顺手放一下到自己行李箱中。楚大美人临走前还不忘揉了一把自家闺蜜的头发:“不出去玩回去干嘛,打荣耀啊?”

苏沐橙抱着戒指,打趣她说:“大红人不要操心我这个小奴婢的事情啦,玩得开心。”

苏沐橙在去训练室收拾东西时,推门一眼就看到了叶修。

叶修垂着眼,他分明看起来只是轻轻握着那枚小小的盒子,可眼神里绻缱了无限欲说还休。

叶修循声望去,看清来者,无声地笑了。前几小时前眉眼如刀地发表获奖宣言的国家队领队此刻看去,好像连面部线条都变得柔和起来了。

他方才看着戒指,好像一眼阅遍了岁月。

他觉得他不可能会再与一个人过一次这样的十三年了。

苏沐橙陪着他的十三年,是走过青春年少,神采飞扬,还用手托着梦想,把时间大把大把的浪费也不觉得可惜,熬夜通宵第二天依然活蹦乱跳少年时代。沼泽,泥泞,哪一个苏沐橙没有陪着他踩过去,踏过去,行过去。

他重登巅峰的一切风风雨雨,那个姑娘就这么默不作声地陪着他一起扛了过来。

无法复刻,至此并肩。

他知道苏沐橙心里是依赖他的,可事实上他……何尝又不是依赖苏沐橙呢?

每每疲惫的时候,就从她的眼底悄悄地借一些温柔来滋润情怀,然后重振旗鼓,继续替苏沐橙“把塌下来的天撑住”。

他握住她的手,眉眼光芒粲然一如年少。

窗外的火烧云在燃烧,霞光如朱。

岁月留痕,烙印年华。

两个人在这二十多年来遭受的所有不得,不平,不圆满,不如愿,在叶修牵起苏沐橙的手那一刻都释怀了,都以偿了。

谨借这枚戒指,记我和你的漫长故事。


“第十四年,我们一起走,好不好?”

“十四年哪里够,要走二十四年,三十四年,四十四年……等走到我们都走不动了,就坐在花园里的秋千上,看夕阳慢慢沉下去。”

“保持联系,等你退役。”


只希望你和我好,互不猜忌,也互不称誉,安如平日,你和我说话像对自己说话一样。我和你说话也像对自己说话一样。说吧,和我好吗?——王小波


Fin.

-
感谢读完这篇又臭又长的流水账。 
写得匆忙,后劲不足,倦了……而又是第一次明明白白的写出了告白,贫僧也算是圆寂了。 
修文遥遥无期。本来只是一些自己随手写下的小片段,其他情节都是为了让这些小片段得以呈现例如在我预想里最后一段是求婚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但必须标注的一个东西 
如果在我的文中有任何本体相同而喻体恰好与皮皮形容的一致的,算我雷同,我改。……因为皮皮的文字实在太有魅力了有许多形容我会觉得非常棒以至于在写作过程中可能会无意间化用…… 
虽然写的时候并没有感觉但是预防万一还是标注一下


评论(23)

热度(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