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marea

开学就跟死了一样,文风肉麻,圈地自萌,感谢关注。

【叶橙】不死魔女专用养成指南



paro避雷 梗源p站
迟到情人节 搞笑lof主

1.
苏沐橙捡到了一个小孩。
事情追溯到开头,是苏沐橙一时兴起,去兔子洞旁玩儿。
然后就追着一只小白兔跑到了山脚,看见了一个在山底蹦跶的人类小屁孩。
苏沐橙没见过多少人类,但眼前这小男孩的相貌,在她眼里足以秒杀所有她见过的人类。
这小孩坐在一块石头上,托着腮,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沐橙心想,长得不错,未来说不定是无数姑娘们的梦中情人。
她不知道那小男孩早就留意到窸窸窣窣的草丛里的动静,托着腮用余光悄悄地看她。
苏沐橙谨记苏沐秋的话,没有空闲再跟兔子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勾勾手指,兔子好像被凭空出现的一股力量托起,缓缓地送至苏沐橙跟前。
苏沐橙弯低腰,准备跑路。
然后被人截了道。
“你是山神吗?”
方才还好似对着天空四十五角思考人生的小男孩攸地出现在苏沐橙眼前,把堂堂魔女吓得后退了一步。
小男孩还不自知,满眼好像闪着星星,“我看到你的法术了,你不要蒙我!”

2.
“你千万,不要和人类有任何接触。”
苏沐秋对苏沐橙说这句话的时候,苏沐橙才四岁。
是任何意义上的四岁。
苏沐秋总是逗苏沐橙,嬉皮笑脸是常态,然而说出这话时,他却是一脸罕见的严肃。
苏沐橙这时正在数树上的年轮,听到这话,愣住了。
看苏沐橙好像被自己吓到,苏沐秋才松下绷紧的脸皮,戳戳小姑娘软乎乎的脸颊:“所以,别动些歪心思,例如去捡一个人类小孩回来玩这种,万万不可。”
苏沐橙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乖乖地没问为什么,继续数她的树去了。

3.
在苏沐橙的印象里,苏沐秋在大多数时间里都是不见人影的。
苏沐橙也不知道他在忙什么。
他们这一族,岁数无限长,光是发呆就能发上个十来年,配个魔药秘方可以钻研上百年。
有什么事可忙的呢?
当苏沐橙这么问起苏沐秋时,苏沐秋只是宠溺地摸摸她的头,碎发的阴影压过他的眼睛,他说,
“听听你说的是什么孩子话?”
说完,他又低下头去看他残破缺页的魔药书。
有风流过树荫,有鱼游过小溪,苏沐橙当时个子已长到苏沐秋肩膀了,听得出苏沐秋并不想对她细说自己的盘算。
不说就不说吧,苏沐橙心想,我才不听呢。
现在的苏沐橙非常后悔,追忆起这段往事,深刻感受到了“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这段古话的价值之大。

4.
苏沐橙对着自己捡回来的小孩,发愁。
这小孩才刚到她大腿根这么点儿长吧,却鬼精,苏沐橙刻意绕了些山,设了些路障,可这小孩仍能追着自己的步伐,不依不饶地跟在她身后。
这小孩死犟。他中途不小心一个跟头摔到地上,树枝划破了他的白衣服,膝盖也被荆棘擦破,他还想一声不吭地爬起来。
走在前头的苏沐橙自然注意到叶修的动静,叹了口气,回头走上去曲肘把这小孩圈了起来。
苏沐橙抱着叶修,脚下生风,她边走边想,我今天可算是栽了。

5.
不是苏沐橙不坚定,是叶修一点都没让她嗅到一丝一毫的危险意味。
独居深山百年,遇到一个能与自己说说话的人,还百分百安全……将叶修留下的心思好像一簇越燃越高的火苗,在苏沐橙心里日益生长。
当苏沐橙回过神来的时候,叶修已经在她那里住下了十天。
去山里玩完后还不忘给苏沐橙带一束花,每天不重样。
“哎,你爸妈找你怎么办?”苏沐橙不想赶,想让叶修自己提出离开,于是寻了一日空闲,打算对症下药。
叶修看起来撑死八岁,应该还是妈宝一枚。
叶修不为所动,“我离家出走的。”
苏沐橙当即惊了,没想到人类小孩这么独立,一时语塞,支支吾吾了半天,才道,“那你没有什么兄弟姐妹么,他们会想你的。”
叶修停下了手中插花,别过头,沉默好久,“我弟比我先一步离家出走了。”
苏沐橙:………
苏沐橙后来问叶修住哪,叶修只道,你猜。苏沐橙心中仿佛猫挠,心道,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撬开你的嘴。


6.
苏沐橙不许叶修叫她妈,听着怪瘆人的;更不允许叫自己山神,她可没这个扯虎皮做大旗的胆。
她告诉叶修,自己就是个魔女,除了命长,不会死,只会变一点魔法。
叶修问,那你不长大?
“长啊,怎么不长。”
“怎么长呢?”
苏沐橙感觉自己变成了一本百科全书,糟心地揉揉太阳穴,还是耐心地给叶修解释道:“我们外貌可以随着年龄增长而改变,也可以选择暂停在某一时间内。”
叶修问:“那你选择停留在十四岁是吗?”
苏沐橙怔了许久,才缓缓地说:
“也许吧。”

7.
兴许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叶修竟没去森林玩耍,推开苏沐橙的门。
叶修:“魔女姐姐,给我变个地图出来看看。”
苏沐橙一般都拿叶修没辙,但她明面上绝不表现出来。
苏沐橙装成一幅大度的样子,摊开手掌,一幅缩小了数万倍比例尺的地图跃然而出,周遭闪烁着淡淡蓝光。
叶修如愿以偿,遂得寸进尺:“那你会陪我去环游世界吗?”
苏沐橙揉了一把他狗短的毛,一声“你猜”掷地铿锵。

8.
叶修发觉这几日苏沐橙似乎有些不一样,变得好学起来,一头扎进阁楼的书架,时常是叶修嚷嚷饿了,她才会动动食指变出晚餐。
苏沐橙也不想这样。
可自她将叶修捡回家后,她发现在自己身上停滞了数十年的时间,仿若来年的春意化开冻结的水上冰面般,竟开始流动了。
简而言之,她开始长个儿了。
上次长个还是在苏沐秋没有离开她前。
她身体还活在苏沐秋仍在的时候,无论主动被动,她从不长分毫,如今却发生了变化。
可疑,很可疑。
好像煮熟的树苗又勃发了生机。
这些天来,她读遍群籍中有关不死魔女生长的记载。
苏沐橙甚至连在世界南边尽头曾有一只魔王脚腕上有个玫瑰胎记,其颜色会随着时间推移而越来越深这种边角料都知道了!
不尽人,魔女,意的是,她没找着有关身体不由主人意愿变化,如“朽木发芽”的这般理论。
苏沐橙悻悻作罢。
叶修比较惨,苏沐橙从阁楼下来时,恰好裙摆无意间扫过了他鼻子,带起的灰尘引得他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喷嚏。
已懂颜面之重要的叶修心道,哥形象呢?

9.
叶修觉得苏沐橙非常好看。
低头替他梳头时好看,俯身给他变他想要的东西时好看,睡前认真给他念故事书时好看……
其实叶修脑海里苏沐橙没有不好看的时候。

10.
苏沐橙要出个远门,缘由是要参加个魔女集会。
叶修为此闹了半天。
苏沐橙给他普及知识,说此魔女集会非常奇葩,十年一次,而各路魔女各显神通,激情论述这些年来自己干了什么坏事,最坏的魔女会得到大家的掌声。
叶修听罢,惊了,没料到苏沐橙这般心狠手辣,更如此之无聊。
苏沐橙弹他脑门,“你以为我想去?这是硬性规定,跟年终总结似的,懂吗?”
她没事才不往这集会上凑热闹呢,分享她捡了一人类小孩来养?

11.
最终苏沐橙还是去了,如坐针毡。
一鹰钩鼻魔女率先发言:“我把一王子变成了青蛙。”
众人鼓掌。
一麻子脸魔女紧跟其后,她那一身仿佛被火燎了的衣服看起来十分可怖:“我妖言惑众,让一少女穿上红舞鞋跳舞,至死方休。”
众人欢呼。
轮到苏沐橙了,只见这不死魔女站起来,清了清嗓子,“我抓了一人类小孩。”
“抓来煲汤?”有人问。
苏沐橙高深莫测地摇摇头,“不,比那更狠。”
“让他求而不得。”
想要亲亲不给。
“让他茹毛饮血。”
那片羊肉火候没控制好,七分熟。
“让他鬼哭狼嚎,满地找牙。”
今天我忙,没故事书听。哦对,今天刚掉的牙记得丢床底,这样长出来会快一点。
举座惊骇,这不死魔女长相与内心成的反比比例也太大了!
于是,森林里那不死魔女的传说,从此让新生坏魔女们闻风丧胆,让资深坏魔女们反省自己。

12.
十年一度魔女集会又召开了。
众魔女齐聚一堂,这次是以那不死魔女的故事为开场,大家一起惭愧自己何时能追赶上苏沐橙残忍程度一半。
“不死魔女怎么还没有来?”
“可能又去抓小孩了。”
这时,一道身影在虚空中现了形。
竟是一个年轻男人。
男人看起来高挑,披了件黑色斗篷,眉目淡漠,嘴里叼了根烟。
一般人穿斗篷很容易显得仿佛雨衣单穿,可这个男人穿起来,却仿若大氅加身,整个人笔挺起来——尽管他神色并不尽然。
众魔女哗然,各式招数蓄力中,因为嗅到了来者身上浓郁的人类气息!
男人似是根本不在意这剑拔弩张的气氛,漫不经心地扫了一圈,
“哎,那个不死魔女让我给你们通知一声,她今年真的是有事,来不了了。”
魔女们对视一眼,迅速的达成共识:懂了,不死魔女小孩玩腻了,最近开始换口味捉男青年来折磨了。
魔女们脸上堆着笑,说好嘞,我们知道啦,你回去吧,祝你天天开心。
叶修:?
亏苏沐橙让他来之前,还很是郑重地给他脖子上挂了条串红绳的玉佩,说她们为难不到你,千叮咛万嘱咐叶修各事小心为上。
可似乎……这也没多棘手啊?
这时,魔女们窃窃私语的声音循着风钻进了他耳朵:
“这天要变了,魔王也失踪了有十年,各方势力蠢蠢欲动...谁都想问鼎王座。也不知道第一个被挑下手的是谁。”

13.
苏沐橙正十万火急地往东边赶。
什么事能让她推掉必须参加的魔女集会?
因为她收到了苏沐秋的消息。
千年来,第一次收到苏沐秋的消息。
时间在苏沐橙的身上似乎比叶修流逝得要慢,叶修已经“年方二八”,苏沐橙看起来才与人类二十四岁的女人看起来无异。
这消息是一只路过的青蛙告诉苏沐橙的,此青蛙旅行了整个东方版图,唯独对一个不同时间遇见的男人都长得一样耿耿于怀。
苏沐橙心急火燎,问他这男人大概长什么样啊?
青蛙慢条斯理地想了半天,才说,就外貌不会变啊,都一个样。
苏沐橙心想,不死魔女大概也没烂大街似的随处可见,便心一横赌一把,东下去了。

14.
叶修心感不妙。
苏沐橙推辞的理由是有对他说的,这么多年,她没瞒过他什么。
可他就是总感觉哪里不对。
当叶修见到苏沐橙时,他这预感果然成了真。
苏沐橙倒在了血泊之中,旁边是一只狞笑的精怪,不知何品种,浑身漆黑。
苏沐橙说过,颜色越黑的妖怪,越强大。
苏沐橙看到叶修,用尽了所有气力般扯了扯嘴角,“…你来啦,你快走啊。”
那只精怪抬头,仔细地欣赏了叶修的神色,嘻嘻一笑,“你来晚了,你家主子大概是活不长了,有什么遗言就快说吧。”
叶修走近一步,问,为什么杀她。
精怪笑曰,谁让她远负盛名,歹毒至极,这么大恶,将来必定成魔王。可我也想成为魔王,只好先下手为强。
叶修又近一步,说,她怎么个歹毒法,我怎么不知道?
精怪好似炫耀猎物,得意洋洋地说,她杀了多少孩子你知道吗,就算她无辜,什么都没干,可她不老不死啊,将来必成大敌。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叶修已经走到苏沐橙身边,屈膝,不顾衣襟会沾染上斑斑血迹,极其温柔,极其小心翼翼地将苏沐橙抱到怀中。
苏沐橙已经阖上了眼,气息微弱,总是束好的长发凌乱。
叶修叹息一声,说:“怪不得我说那群魔女怎么这么轻易放过我...你不该这样的。”
他后半句,是对那精怪说的。
下一秒,精怪瞪目欲裂,倒在叶修脚下。
它眼中最后的画面,是叶修脚踝上若隐若现的红玫瑰。
“告诉我,你残党在哪里。”

15.
苏沐橙醒来时,叶修正在煲汤。
苏沐橙:“……这是天堂?”
叶修:“你猜。”
苏沐橙:“听这语气,那证明我还活着了。”
叶修侧过头,“我刚抓了小孩来煲汤,待会尝尝。”
苏沐橙理亏,乖乖应了声:“哦。”
她不会告诉叶修,自己其实在昏迷的时候听得到叶修对她说话。
叶修说,你别睡了,快醒醒吧。
叶修说,求你醒醒吧,我都回我那阴森森的古堡取了十几种万年的药了,你不是不死魔女么,麻烦你维护下不死魔女的尊严啊亲。
叶修还说,好了,我错了,我不该瞒你,我是魔王。当时我不想当魔王了,就变成小孩,没想到被你捡回去养了……你不能白养我二十年最后不管我吧,你可真够不负责任。
叶修最后说,你说颜色最深的妖魔鬼怪最厉害,唉,我三魂七魄都是黑的,好不容易才被你染上许些颜色,变得稍微温顺了。以前给你每天都带回一朵花,现在我有千万株花,你醒过来,我就送给你,好不好?
苏沐橙魂魄清醒,连声道好,可惜他听不见。

16.
苏沐橙顺理成章的在床上窝了数周,非常有撒娇之嫌。
而在叶修洗手作羹的那些日子里,苏沐橙险些怀疑自己要被再次谋杀。
苏沐橙试图让叶修想起自己可以变出晚餐,“叶修...你魔王也得酷炫点儿啊,用点魔法试试?免得生疏了。”
叶修闻言,心领神会,可假装不懂:“是啊,所以我把那几天伤到你的那家伙所有余党一锅端了。”
苏沐橙心疼坏了,登时对煮饭之事绝口不提,“那你累不累?”
叶修爬坡就驴,“不累,我乐意。”
他倒是想给那些家伙的魂都烙上记号,不为别的,待他们转世后,也方便寻着杀。

17.
不死魔女苏沐橙无意间捡到的了大魔王叶修。
都是缘分。

18.
不死魔女专用养成指南,落笔,叶某。

-
我去年:这辈子也不写paro。

确实很ooc

评论(20)

热度(423)

  1. 我叫白小飞Kzmare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