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marea

开学就跟死了一样,文风肉麻,圈地自萌,感谢关注。

【奉天橙运 7h/24h】每一次相遇都会有万千星云璀璨燃烧

标题很长的成年贺

 

“嗯,阿姐,我明白。阿姐再见。”

苏沐橙挂断了电话,侧过头望了望正在电脑前的叶修,又把视线默默收了回来。

座机的电话线已经黄得翻了卷,像是炸焦的西兰花。

“怎么,又催租了?”荣耀这两个大字蹦了出来,在叶修的电脑上格外明显,而叶修并未太过在意这场胜利,飞快的扫了一眼屏幕,目光朝苏沐橙的方向来了,“还是扣我那个卡,不变,年终了,钱还是有的。”

苏沐橙摇摇头,“不是租金的问题……”

叶修和苏沐橙眼神一交汇,连语言的沟通都不用,霎时就明白了是什么问题。

他们俩住的这房,是H市某穷乡区内的僻壤一角,地铁不直达,公交不换乘,唯一好处即是离苏沐橙的中学近。

并非说小姑娘高中不好,而是这所市重高中清新脱俗,偏偏不建市中心,一心往关外扩,也许校领导心想这样就能让自家莘莘学子“两耳不闻窗外事”。

恰好让住廉租房的叶苏二人行了个大方便,叶修不担心苏沐橙上下学的方便,苏沐橙不愁回家路远因此住宿而产生额外费用负担。

而如今“经济建设发展,推动小康社会建设”,城乡一体,除旧换新。房东定是没心思做一个在关外拿微薄金的钉子户,所以他们这座小小的蜗居大抵是要拆迁了。

苏沐橙刚刚那通电话一过,叶修便也猜到了是房东在劝退租。

“也不是什么大事。”叶修把荣耀点闭了,伸个懒腰舒神,“六月我们就能搬去嘉世了。”

“是啊。”苏沐橙转过身,长发落在肩头,冲叶修笑了笑,“出去走走吧。”

本来梦想是在假期与椅子成双入对的叶修,心念一动,鬼使神差地说,好啊。

 

2018年的H市春节,大街小巷都高高的挂满了红灯笼。家家门口似乎都有一株栽进瓷缸里的橘子树,青白色的瓷缸贴了个正方形红艳艳的“福”,老旧传统的家庭甚至米缸外都黏了个倒过来的福。

街上卖糖人的,糖葫芦的,开花市的,应有尽有,热热闹闹非凡,成片的火树银花开绽在夜幕,给路上成群结队的合家欢渲染了一层斑斓缤纷的光晕。

爆竹声中一岁除,而春风却无送暖之意,卷起街边小孩子们乱丢的纸花屑,扑扑簌簌地落苏沐橙和叶修鞋头上,起落间,又被踩到了鞋后跟。

小区并不大,苏沐橙推开出入的铁门,便遇见了熟人邻居。

“哎呀,是小沐橙和秋哥哥呀。宁宁,叫哥哥姐姐好。”这是一个年轻妈妈,牵着自己咔吧咔吧地啃糖人的孩子,笑眯眯地将手往挎包里一伸,掏出两封红包,“新年快乐啊,祝新的一年学业进步,心想事成!”

小孩在旁边奶声奶气地说:“天天开心!”

苏沐橙欢欢喜喜地接过来,嘴特别甜:“谢谢陈姨!祝陈姨未来貌美如花,宁宁健健康康!”

叶修也不推却,像吃了蜜糖,破天荒的乖巧:“谢谢陈姨。”

 

“……其实我的邻居们呀,都是看着我长大的。”

“听着就让人羡慕。”

“还有这里的一草一木,可以说是我的童年了。”

“听着真让人嫉妒。”

“可劲儿贫吧你。”

“真心话啊。如果你可以进入我的心,就能看到我心里怎么想的,百分百真心。”

“你抄袭周星驰的台词诶,老梗了,扣钱。”

“那我给你买烟花赔罪,成不成?”

于是大年初二,一个二十二岁的有志青年,一个十八岁的未来新星,一路扯着淡,话着家常,突然停下了脚步,齐刷刷地像两根棒槌似的戳在了个小杂货店前,一人手提着一袋装了几盒沙炮和几根“仙女棒”的红塑料袋,一人负责表演一脸期盼满眼期待。

“我喜欢仙女棒!”苏沐橙宣布主权,“炸得满天星的那种也好看!”

叶修差点一下子呛到空气,后槽牙咬得生疼:“姑娘,你买那种的话,待会就在小黑屋里玩沙炮了!”

“哦哦,这样呀,我是遵纪守法的新时代好市民,不买不买。”苏沐橙表示放弃,转瞬觉得不对,“那为什么那边天空那么亮?”

叶修拉着她,感觉自己上下牵动的神经被这姑娘拿去翻花绳跳皮筋了,说:“走走走,别惦记了那玩意儿了,多大了你。”

“好吧。”苏沐橙妥协投降,“如果有一天我变得很有钱,第一个干的事情就是包下个街道。”

两人寻了处空地,趁着无人,毫无顾忌地重返六岁了。

叶修点了根仙女棒,看黄色闪电唰一下从头燃起,递给苏沐橙。苏沐橙玩完一根,他就接着递过去一根,好似在路边烤串,管够的那种。

“嘿!”苏沐橙从一堆噼里啪啦姹紫嫣红的烟花中探出头,五彩缤纷的光芒流连在她的脸上,在墨色黑夜中隐隐约约地勾勒出一圈苏沐橙的脸部轮廓,本就柔软的轮廓在各色绚烂的烟花照映下,显得更为温和了。

她从叶修手中接过一根方点燃的“仙女棒”,五光十色的烟花将她的眼睛映得近乎透明了,一圈不太明晰的波光随着睫毛的颤动微微荡漾,在明明暗暗的光影之下叫叶修看不太清她的眸色。

不知是不是叶修的恍惚,周遭登时变得亮堂起来,给苏沐橙整个人刷上了一层明亮的滤镜。

叶修静静地打量苏沐橙的侧脸,他忽然明白了陶轩那股欣喜若狂的劲。

眼前的姑娘,抬手拿着烟花棒,骆色针织衫挽起而露出的手肘像是被无意泼出的牛奶。她笑起来时眼眸中清亮得好像清潭里汪出的水,这个姑娘在无心之间的动作便是一副动人的画,若是精心包装,哪怕随手摆几个手势,眨一眨眼,笑一笑,都能让万千粉丝“从此君王不早朝”了吧?

苏沐橙歪了歪头,朝叶修笑出了一双虎牙:“新年好呀!”

叶修不烤串了,撑着膝盖,弯腰与苏沐橙平视,他也笑了:“新年好。”

他们俩之间没有什么祝福仪式,只有十几年的光阴。*

 

“陶哥约了我明天签合同,未来请多指教呀。”

“别想太多,知道吗?一千个人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是老生常谈,也是必然。你做这一切的出发点都源于自身的热爱,而他人的毁誉评价不过是这个过程中的附加品,无可避免,但完全可以置之不理。”

“无论如何,我还在这里,等着你,也等着未来。”

 

他忽然想起自己在苏沐橙成年礼上难得温柔地用孩儿体写了一段磕磕巴巴的祝词书信。

 

每一次告别都会有一颗星星熄灭*,每一次相遇都会有万千星云璀璨燃烧。

 

Fin.

-

小姑娘十八岁成年生日快乐!

语言贫乏希望下一年自己能用更好的文字给她写祝福!不知道为什么执念想用一个非常长的标题(

 “苏沐橙,十八岁生日快乐,从今天起你就成年了。

未来的路还很长,你要慢慢走,慢慢走,哪怕怀疑自己帮不到他,哪怕外界如何偏颇地质疑你的实力,但你都不可以停下来。你拥有的那个念头是坚不可摧的——追赶上他的步伐。

你与万物的每一次相遇都会有万千星云璀璨燃烧。”

*化用《过门》 原句:他们俩之间没有什么仪式,只有十几年的光阴。

*每一次告别都会有一颗星星熄灭:作家张皓宸的一本书名。


评论(4)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