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marea

开学就跟死了一样,文风肉麻,圈地自萌,感谢关注。

【叶橙开学季】 岁月的童话

 @叶橙活动主页☆ 

小学生作文选手在线冒泡。

和原著无任何关联!

 

 

当叶妈妈听到叶修坚持一个人走去学校时,是很惊讶的。

她不可思议极了,又再将方才给叶修分析的利弊翻出来念叨了一遍:“宝贝,你真的决定好了吗?那可不能跟你走到幼儿园的距离比啊,幼儿园就在小区里, 你一个人走,妈妈放心,现在还得过马路……”

“得了,妈。”叶修一脸被车轱辘话兜头碾了好几遍的表情,打断了自家妈妈的唠叨,“我现在已经六岁了,再也不是五岁那个懵懂又无知的我了,我可以一个人上下学。”

正在一旁拿着报纸读得“津津有味”装作这场母子争辩自己不存在的叶爸爸此时“噗”一声笑出声来,又在叶妈妈向自己投来穷凶极恶的一瞪时不得不出来打圆场。

“小修也说了,他们班主任家长会时不这么说么,要培养孩子的自主能力。一条路能有多远呢,他爱走就让他走呗,到时候我们送小秋上幼儿园就好了。”

叶妈妈从鼻子里哼出一声不屑,不知是给叶爸爸还是给他口中的那位“于老师”,不情不愿地妥协了:“嘁。你非要自己走,那就走吧,但是要注意安全……陌生人的东西不能吃,过马路不要玩,走路当心点儿。”

叶修笑:“好嘞。”

他在心里撇了撇嘴,认为只有幼儿园的小孩才让人送,例如因为妈妈疏忽导致比自己晚上一年学的小兔崽子叶秋。

 

三天前,叶妈妈双手搭在叶修肩上,对眼前的中年女人笑得满面春风:“于老师,这孩子啊,平时有点调皮捣蛋,他哪儿做的错了,您替我多管教管教。”

中年女人脸上也挂有非常客套的笑容,连连点头:“哎,叶修妈妈您放心,我对他绝对像亲儿子一样。”

谢老师不高,一米六出头,皮肤有点黑,微胖,她烫了个波浪卷,棕色的卷发末端和肤色几乎融为一体。

谢老师身上有一股浓厚的香水味,叶修被熏得直想打喷嚏。可妈妈告诉他开学典礼初次和老师见面要有礼貌,要乖巧,要给老师留下一个好印象。于是叶修只好也把笑容堆砌得和眼前两位女士一样——违心却又为了礼仪不得不摆出的礼貌性微笑——他朝老师鞠了一躬:“于老师好。”

“真乖,这小孩子真有礼貌。”谢老师一边揉叶修的头发,一边不住地夸奖,眼睛都笑得没有了。

叶妈妈也笑,她知道自家儿子的小学启蒙老师在此刻笑得花枝乱颤地摸他头发,不是因为叶修多有礼貌或长得多帅气,只是因为自己提前给老师送了礼。

大人们自认为很懂世界的规则,总自以为是地给孩子捏造了一个无忧无虑的梦境。

很多年后,叶修早就忘记了他小学班主任的脸,只记得开学报道第一天操场上新刷了漆的红跑道油漆味很重,蓝白相间的校舍在棉花糖似的云朵下闪着光。

崭新得像新生活将要来临。

还有,终于不用背幼儿园统一发的小兔小狗书包,可以背印有自己最喜欢的迪迦奥特曼图案的书包了。

 

叶修小朋友的小学新生活第一天就差点惹出大祸。

原因是他在班主任喊“下课”,他身为班长喊“起立”,全班站起来跟老师鞠躬时笑场了。

这节课恰好是班会课,班主任谢老师说,单纯喊“谢谢老师”不够真心,要求他们在谢谢老师时给任课老师加个姓氏,并且以数学老师兼副班主任刘老师为模板,带领大家喊了三遍的“谢谢刘老师,刘老师再见”。

可是在她想要真刀实枪地演练一下训练成果时,就演变成了全班同学齐声喊“谢谢谢老师,老师再见”。

这场面真的太搞笑了,像集体认真而严肃地结了个巴。叶修拉长了的老字还没念完,一个没忍住,就笑出了声,动静还有点大。

他突然想到自己跟叶秋吃着雀巢家庭装雪糕球看的那档综艺《快乐大本营》,何炅介绍范玮琪就是这么介绍的:“这是我们的范范范玮琪。”叶修以为何老师录的时候口吃了,当时他还在家里照葫芦画瓢地自称了三天的叶叶叶修。

现在谢谢谢老师重蹈覆辙了。

好在叶修非常识时务者为俊杰,收笑收得非常快,谢老师只沉了沉脸色,没说什么。也许小孩子无伤大雅的过错有购物卡这层牢不可破的保护膜罩着,没能刺伤她身为人师的尊严。

谢老师夹着教案踩着高跟啪嗒啪嗒走了。

 

叶修的同桌用手肘戳了戳他,说:“你还挺勇哎。”

叶修正把头埋胳膊肘里,懒洋洋地把头转过他同桌的方向,特别有礼貌:“谢谢。”

“……”叶修同桌愣了下,又带有点小心翼翼地问,“你不怕谢老师跟你妈妈说啊?”

对于小学生来说,班主任就是天,就是法典,法典说要谢谢谢老师,没说谢谢老师的时候能笑,他们就不敢笑。违反老师的话是比天还大的事。

他同桌是个长得还挺标致的小姑娘,两股麻花辫搭在挺着倍儿直的腰上,班主任说要坐端正,她就连下课也把背挺得像根尺,端端正正。

叶修其实心里也有点打鼓,但强装没事:“不怕,这有什么好说的?”

他同桌好像松了口气,释然一笑:“不怕就没事,对了,你刚刚在笑什么?”

“笑——你看过快乐大本营吗?”

“看过啊。”

两人相视一眼,异口同声:“范范范玮琪!”

他同桌噗嗤一下笑出声来,叶修也跟着笑,两个人心有灵犀地这么一个碰撞,同时爆发出笑声。其他同学不明就里地纷纷把目光投向他们俩——其中还有一个亵渎法律的班长。

叶修发现他的小新同桌跟他笑点一样的天马行空,小姑娘笑得麻花辫一抖一抖的,方才的坐端正也维系不住,肩膀跟着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

“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很严肃的人。”叶修从笑声的间隙里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毕竟班主任让你当学习委员!”

他上课时听到谢老师钦点完“班长,叶修”后,目光巡视一圈,最终视线又聚焦了叶修这一方向。叶修本以为是自己的魅力征服了班主任,正准备荣膺二职,没料到班主任只是将官职分给了他身边的人——“学习委员,苏沐橙”。

苏沐橙听完有点不满:“为什么学习委员就很严肃?”

叶修摇头:“没有,只是你刚刚坐得好端正。”

苏沐橙盯着叶修半晌,叶修以为自己说错了话想打破这沉默,这时苏沐橙忽地气运丹河,正气凛然地开了嗓:“站似一棵松,嘿,坐似一张弓!”

叶修被她的脑回路惊呆,跟上她的节奏:“哈!”

 

放学是四点半,但由于是第一天开学,时间提早到了四点。

第一天没有体育课,还没有排放学队形,只是随意地男女按身高站成了两排,跟着体育委员齐步走到了校门口,颇有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的阵势。

小孩子们看见了自家真正的鸭爸鸭妈就一哄而散,人头攒动的家长大军呼啦一声冲进了校门,牵起自家宝贝,一口一个心肝地问臂弯里的小儿童开学新体验。

叶妈妈下班后赶来也要四点三十,于是叶修凑不起这洋溢着爱的海洋热闹,在校门口方寸几里溜达。他本以为只有自己孤家寡人,结果在街边卖糖葫芦那儿看到了自己那对着红色冰糖串儿垂涎欲滴的小同桌。

叶修背着手走上前,假装偶遇:“这么巧,你也在等你妈妈吗?”

苏沐橙随意地应了一声,目光继续以四十五度斜上方飘去,看来叶修的魅力不及一串酸酸甜甜的小玩意儿。

“你想吃吗?”叶修问。

苏沐橙点点头,又轻轻摇了摇:“不吃,会长蛀牙的。”

她的眼神明明就是想把一整个摊子都包过来!大骗子!

叶修灵机一动,故意慢慢悠悠地拖长了音:“刚好我想吃,但是我吃太多会长蛀牙。这样吧,要不你帮我吃一点?吃一点不会长蛀牙的。”他一咧嘴,笑出了两颗虎牙。

苏沐橙眼睛一亮:“可以吗?”

叶修顿时成就感满满,一副小大人的样子,仰头看着卖糖葫芦的老爷爷,故意用老成的口气道:“老板,给我来串糖葫芦。”

 

苏沐橙一口咬下,甜腻的糖片裹挟着酸酸的李子碎进舌尖,她笑弯了眼,不知是被酸的还是被甜的。

刚刚叶修忽然变卦,说自己觉得最末的两颗比较大,要苏沐橙先吃头上两颗小的。

“你刚刚问我是不是妈妈接,我妈妈很忙,她不接我,我自己一个人走。”苏沐橙跳到栏杆上,小口地边吃糖葫芦边说。

叶修不知哪来的一股豪情,也许是对一点通同桌的好奇,也许是自认为长大了不需要父母接送,当即立断地拍板,大言不惭道:“我也是!以后要不我俩一起回家吧!”

好家伙。


tbc.

国庆日更

评论(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