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marea

开学就跟死了一样,文风肉麻,圈地自萌,感谢关注。

[叶橙] 说了再见以后。


·睡不着瞎写 大概是小学生作文水平.。






荣耀联盟第十二赛季结束,冬休期。


今夜的职业选手群炸了,一串串消息接一百连一千地蹦出来,99+的消息就没停过。


楚云秀难得地没有点开追黄金档热播的电视剧界面,只是托着腮斜着眼看自己打开的群消息,看着那群手速超快的家伙们个个都不怕冷似的,手在键盘起舞络绎不绝地刷上一条条消息,满屏的感叹号就没断过,仿佛一百个黄少天在说话。

导致这场消息爆炸的,是十五分钟前的一条微博——

能和联盟一起走过这么久真的很开心,不过现在要跟大家说再见啦,一路上也谢谢大家的照顾:)
还有,无论在哪里,我都会为兴欣加油的!

发Po的人,苏沐橙,还是带金灿灿V标志的,认证战队也是兴欣,兴欣官博也转发了。


职业选手们哗然一片大爆手速纷纷转发,转头又跑qq群刷消息。有叹息联盟又少了道风景线的,有惋惜黄金一代也在逐渐退出荣耀舞台的,但更多的都是表示了对联盟女神的祝福。


当时楚云秀不停摁F5,每次转发数量都呈直线飙升,直到她刷新到了第十遍,才相信这事儿。虽然苏沐橙早有和她略略提到过自己有退役的意向,不过她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其实,也不算快。也可以说,放在什么时候楚云秀都觉得算得上“这么快”。她也不是没有好朋友退役过,可毕竟两人是这么多年都特别好的闺蜜,又同是联盟二十支队伍里惟二的女队长,说什么楚云秀都不能风轻云淡地发条微博说虽然你退役了我们以后也不能断联系呀云云,这可不是她的性格。蹙眉思考半晌楚云秀才点开苏沐橙的小窗,想打些什么又停了手——她决定先屏蔽会儿qq群,让自已好好想想说什么再见告别的话。

拉开页面点上群设置,无意瞥了眼群列表,这一瞥不打紧,但她看见置于成员列表上方,头像顶着歪歪扭扭一个“笑”字的那个名字。

楚云秀愣了足足一秒瞬间心下明了如镜而后迅速打开苏沐橙小窗,噼里啪啦地敲上一句加粗感叹:你这家伙,是不是和他约好的!

苏沐橙回得很快,发了一个笑脸。
电脑前的苏沐橙也是笑容桀然,嘴角微微上扬弧度,她并不讨厌这样的误解。

一打开话头,两姑娘便聊了近一个小时。苏沐橙看了眼屏幕右下跳动的显示时间白色字体,楚云秀也在聊天中知道了苏沐橙大概几点的飞机,互道晚安后,苏沐橙便鼠标一甩将电脑关机。


开门下楼,鞋跟与白瓷阶梯撞击声清脆回响。环视身边仿佛淬了光一般的墙壁,想起兴欣刚起步初入联盟,全队还在上林苑训练,如今早已搬到这偌大写字楼,苏沐橙不禁有些感慨。
其实她挺怀念那段时光的,大家吵吵嚷嚷在网游里刷副本记录抢野图boss,搅得神之领域血型风雨各大公会气得跳脚。他们嚷嚷道,快快快,集火那个君莫笑,集火兴欣公会。
谁也没有想到这么一支从荣耀网游集结在一起,从挑战赛杀出的一支草根队居然得了冠军,在荣耀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彼时的队长也不是她,是那个家伙。
那个即使知道他不在这儿,但苏沐橙知道哪怕天塌下来他都会帮她撑着,她可以躲在一旁画圈圈的那个家伙。
苏沐橙刚开始玩荣耀只是跟着那个家伙想跑跑龙套,可万万没想到这一跑就是跑了这么久,起点就是三冠王朝,自它跑到创造奇迹,从创造奇迹跑到世界冠军。
不过现在的自己……也不觉得是跑龙套的呀,自己也能独当一面带领队伍前行了。

这件事她从很早就明白了。

兴欣的训练室到一楼的距离并不远,苏沐橙发着呆的片刻便已经到了。
等她回过神,眼前的场景令她怔住了。

兴欣战队第十赛季战队成员,一个不落地都在。
包子大大咧咧地提着她硕大行李箱行李袋站玻璃门前,外面夜色浓郁,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准备抡着大包小包地去打群架;安文逸乔一帆罗辑站在一起,安文逸还轻轻地推了一下眼镜框;魏琛方锐两人一个倚着沙发一个干脆坐沙发上了;莫凡也不缩角落了,站得比较靠前,手上还拿着袋瓜子,表情仍然有点局促。
唐柔笑吟吟地将手轻轻搭陈果肩膀上,陈大老板脸上的笑容勉强极了,眼眶里的泪水转个不停。

真的,陈果发誓,她也不想这样的,她想要开开心心地送沐沐。可她没来由地想哭,她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哭的,不就是暂时见不到而已吗,叶修那个家伙不打招呼就消失自己也没这么难过啊!
不行不行,陈果狠狠吸了下鼻子,自己怎么这么没出息呢!
正当她纠结着时,苏沐橙早就笑眯眯走了过来,抬手,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
“果果,不用哭的呀,假期我还会回来玩的!”
映入眼中的还是苏沐橙一贯平和温柔的微笑,眸子里两湾清水一样的光。
“嗯……!”陈果破涕为笑重重地点了头,“必须的!”

苏沐橙忽然也有一种想哭的感觉,兴欣众人各个都说要回家过年,队中新秀都走了不少,眼前这群人中也有最近几天车票了。但他们都没有离开,而是整整齐齐地站在她眼前,为她送行。

兴欣之火,不仅燎原,还特别特别温暖,就像苏沐橙小时候冬天和苏沐秋一起在壁炉旁,凝若胶状的橙黄映在她脸上那么温暖。

当苏沐橙接过包子手中的行李箱,正准备离开时,听到了一声粗粗的“喂”。
苏沐橙疑惑地回头眼神带许些询问地望向懒懒瘫在沙发上的魏琛,只见他在兜里摸索了片刻后随手扔出一件小物品,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后,被苏沐橙稳稳接住。

是一包烟。

“谢谢啦!”苏沐橙不由得扑哧笑出声,将其揣入衣中,用手拍了拍口袋,“他会喜欢的。”

女孩握住箱子拉杆,高高地举起手大力挥着手朝大家告别。
她说,兴欣加油!

……

真冷啊,明明街道都是灯火通明的嘛…
踏出门口小羊皮靴踩入雪地刹那,苏沐橙心中第一感想便是这个。稀薄的微凉自空气钻进颈间,与室内温差极大的骤然寒冷令她缩了缩脖子,特别想把头全埋进围巾之中,感觉那样才能让自己稍稍暖和一点。寒风掀起她的长发,丝丝细发飘在空中。
她正准备拦辆的士。

忽然,苏沐橙猛地扭头,在某种直觉地驱使下。
她看见,咫尺的兴欣战队楼旁如墨般黑的拐角处,有点点火光微微亮着,被四周静谧深邃的环境衬映地清晰至极。
突然这天地之间好像就剩她,和那个人。

叶修没有回头,像是早就在等着这一刻一样,只是问了一句:
“来了?”
“来了。”
“那就走吧。”

熟悉的答话,恍若处于五年前,在那个奇迹开始的雪夜。

评论(11)

热度(151)